首頁 > 品牌故事

                原生故事|高原“魚生花”丨被味蕾打敗的殘忍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5-8 10:03:09  瀏覽數:2055

                高原“魚生花”丨被味蕾打敗的殘忍

                麼麼茶 漢森Hansen 2月19日



                文字&攝影丨麼麼茶

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      高峽出平湖,

                大海航行靠舵手,

                干革命靠毛澤東思想

                (50年前的紅旗一直飄揚在高原上)

                毛家村大壩,位于烏蒙山麓距會澤縣城西7.5公里的竹園村。高壩為粘土心墻土壩。壩頂高82.5m,頂寬8m,頂長467m,是20世紀50年代國內最高土壩,號稱亞洲第一土壩。

                遠遠望去,筑壩形成的水庫綿延到與云相交的地方。目前已是國家高原賽艇訓練基地。高速公路沿著水庫邊緣穿過峽谷。

                初入云南的時候,覺得有些奇怪,并沒有高原的藍天白云,倒是像極了我們的丘陵地帶的季風氣候。第一次經過的時候,只用手機記錄了一張,未能過癮,此番特意停留,來探探究竟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庫寬不過數百米,水面狹長到望不到頭。土壩與一般的水庫無異,唯獨有三面旗幟格外耀眼。那時候,林副主席還沒有暴露出他的狼子野心,“大海航行靠舵手,干革命靠毛澤東思想”是時代的主旋律。大家艱苦樸素,任勞任怨,完成這國家各項基礎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記載,人工開挖壩基施工高峰時民工達3萬多人。工地上,人山人海,紅旗如林,什么汽車喇叭聲、廣播聲、吆喝聲,往返尖山溝拉粘土火車的轟鳴聲、汽笛聲等,此起彼伏,響徹云霄。萬籟俱寂。我站在土壩上,仿佛聽見50年前的夯聲、歌聲、喊聲。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    殺魚的小伙子

                手法嫻熟、動作利索,

                是什么讓他與虹鱒魚結下了“梁子”?

                (案發現場有血腥場面出現)

                水庫的水,水深刺骨,也只有這刺骨的水才能養出高原的虹鱒魚。土壩的下游叫“竹園村”,來土壩不去會一會“虹鱒魚”就像到了昭通不去小草壩尋一尋天麻一樣。一格一格的水槽,主要養殖的是虹鱒魚。水必須是活水,水庫出來的水,攔截了一半,引入養殖的水槽,分流之后再流入旁邊的溪流。

                挑了一家溪邊的魚館,那家伙,斑斑點點的魚背在水里串著。“原來虹鱒魚這么養的喲!”有人不等老板來就要親自下去抓魚,無果,看來,這抓魚也是要學問的。你只有雙手叉腰喘粗氣的份。“不行不行,這魚游得太快。”旁邊一小伙,二十出頭的樣子,接過撲魚的撈網,一下一個準,兩條齊腰的魚就被逮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殺魚的過程有點血腥:開膛、破肚、挖內臟... ...殘忍的過程馬上要被味蕾打敗。看著他拖著半人高的魚揚長而去,只留下他略微單薄的背影,抓魚的手臂青筋暴露,又是一副成熟的特征,怎么看都與臉孔不符。難道這高原的漢子都是這般模樣嗎?








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     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,

                管它能不能生吃,

                先吃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(魚片像花一樣盛開在眼前)

                切魚與殺魚的貌似兩家,殺魚的精干,而切魚的幾個年輕小伙卻足有“廚子”的滋味:肥頭大耳,掌心厚實,一看準能使得一手好刀。

                果然是,一把片刀下去,紅白相間的魚片,像花一樣在敷著冰塊的盤子里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  食客的幸福也像花兒一樣開放在高原上




                一條魚足有七八斤,切成生魚片,可以裝滿不下10個盤子,也就是說在座每人兩盤左右。不僅多,而且便宜到不好意思說。
                想想在城里吃三文魚,那是何等奢侈!戰戰兢兢點了它,眼巴巴看著端上桌來,一桌人共一碟,每人只能嘗個一片兩片,魚的味道沒記住,只記住了芥末的嗆以及嗆過之后的通透。好是好吃,就是貴啊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日吃淡水三文魚管飽。誰說淡水三文魚不能吃?飯畢,正要走,門口出現了喧囂聲,原來是怪罪食客沒有打商量,不問自取帶走了飯店的冰塊,估計是魚太大,吃不完。老板不高興,卻惹惱了食客。魚館門前的激流日夜奔流。高原的猛烈陽光從烏云中投射下來,透過曲柳和梨樹的繁茂枝葉,照在激流與浪花上,泛著翡翠般的光澤。


                〖麼麼茶,湖南懷化人,苗族,某高校教師〗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原生故事|再硬的鐵,都會軟︱灑漁街的打鐵匠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原生故事|海尾巴, 我永世難忘的高原小村莊


               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      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 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                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   傳真:0871-63633499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ulmd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色情片大全在线,卡通伦欧美有码亚洲,小草视频2019最新,十八禁无遮无挡动态图